友情鏈接: 口袋彩票 鼎鼎彩票 老鷹彩票 嘀嘀彩票 www.55516.com www.4157.com 彩豆子 A8競彩彩 快樂彩票 江西11選5開獎直播
曾道人开奖结果5949
 

當前位置:首頁 >> 云南葫蘆絲、巴烏民族樂器論談 >> 云南葫蘆絲、巴烏民族樂器論壇云南葫蘆絲、巴烏民族樂器論談

  • 民樂的振興靠什么

  • 發布時間:2016-03-11     點擊數:1552
  •     如今,有關交響樂團招聘尤其是國內外演出的信息時有所見,但反觀民族樂團的此類消息卻少之又少,大型巡演更難覓其蹤影。 

        曾幾何時,我國的器樂領域,幾乎是民樂的一統天下,從中央到地方,不僅有中央民族樂團、中國廣播民族樂團、上海民族樂團、濟南軍區前衛歌舞團民族樂隊等重量級的大型民樂團體,還有各行業、各兵種、各軍區、各省市大大小小不同建制的民族樂團(隊)。那時的民族樂團(隊),創作、演出齊頭并進,新作品、新節目不斷涌現,不僅常在駐地演出,而且還時常有國內外巡演。《瑤族舞曲》、《春節序曲》、《春江花月夜》、《喜洋洋》、《翻身的日子》、《豐收鑼鼓》、《將軍令》、《紫竹調》、《南疆舞曲》等,優秀的民族器樂曲在民眾中贏得了大量的知音,不少音樂愛好者對民樂曲的旋律耳熟能詳,而且能如數家珍般地隨口說出幾個自己心儀的民族樂團、民樂演奏家。令人欣慰的是,如今省市級以上的民族樂團(隊),大都還“健在”。但毋庸諱言,他們當下之處境并不樂觀,有的甚至正在為生存而煞費苦心、苦撐苦熬,即便是某些大型民族樂團,論及活力及社會影響,也早已大不如昔。 

        近年來,民樂界為了生存,為了振興,已做了許多新的嘗試。在剛剛過去的2013年,我國民樂界的“國家隊”——中央民族樂團,就推出了一場名為《印象·國樂》的大型民樂演出。毫無疑問,這是中央民族樂團領導及節目編導者的一次大膽的嘗試,其弘揚民族音樂的良好愿望及創新精神是很值得贊佩的。
    執導這一大型演出的正是曾經參與或主導《印象劉三姐》、《印象麗江》等“印象”系列大型山水實景演出的導演。 

        眾所周知,無論是《印象劉三姐》還是《印象麗江》等“印象”系列演出,都是在旅游景區開發的商業項目,它面對的觀眾自然是旅游者。旅游者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,是被當地的山水風景或民俗風情所吸引,當然不是為了看什么演出,但既然來了,為打發百無聊賴的夜晚,花幾個小錢,去看一個新開發的旅游項目—— “山水實景演出”,也未嘗不可。更何況此類項目大都早在推出之前就用“大導演”、“大場面”等種種由頭炒作得熱火朝天、神乎其神。因此,投資者開發這樣的項目,隨著熱點旅游景區源源不斷的客流,坐等數錢當是情理中之事。如果《印象·國樂》也能達到如此效果,讓經濟上捉襟見肘的樂團,既弘揚了民族文化,又打了一場翻身仗,自然是十分可喜可賀之事。但北京的夜晚畢竟與偏遠地區的境況不同,開發這樣的“印象”項目,能否取得旅游景點那樣的經濟效益,尚有待時間驗證。至于這種演出形式能否像有關的文字介紹中說的那樣“把中國傳統民族音樂傳承下去,要讓全世界的人看看中國也有殿堂級的民族音樂”,就更加不可預測了。《印象·國樂》到底是一場什么樣的演出呢?有關的文字材料稱這臺演出“是音樂會,是舞臺戲劇,是行為藝術,是觀念藝術,是中國水墨畫、山水畫風格的極致展示,是音樂形態的深度表達”,“觀眾在入場落座前,自到劇院那一刻起,演出就已經開始,途徑售票口、劇院大廳、長廊、電梯、咖啡廳,樂團演奏家就開始在演奏……演奏家、作曲家、指揮家在臺上直面觀眾,講述自己真實的故事,音樂人生”。 
       

        在《印象·國樂》的演出中,人們看到演奏家們不僅戲袍加身、粉墨登場,按照既定的情節懷抱、按照敦煌壁畫復制的古樂器邊奏邊舞,有的甚至還有大段的臺詞,直面觀眾講述“真實的故事”。 

        筆者也曾是專業藝術團體的樂手,深知演奏家歷來在舞臺上習慣于用樂器、用琴聲表達一切,即便在演奏過程中有些許面部表情或肢體動作,那也是全身心地投入到樂曲詮釋之中的自然流露,而絕不是被導演“導”出來的。樂器演奏者多沒經受過專業的形體訓練、沒學過表演,可想而知,當演奏家被推到舞臺上,按照既定的程式,邊演奏邊扭動腰肢甚至統一面部表情時,是何等的勉為其難,在那種情況下到底還能有多少精力放在樂器演奏上、還能否為觀眾奉獻“殿堂級的民族音樂”,是不能不令人懷疑的。 

        同屬“印象”系列的《印象劉三姐》、《印象麗江》等山水實景演出,參與演出的都是當地的農民或江上漁夫。而演出《印象·國樂》這一帶有“舞臺戲劇、行為藝術”風格節目的,卻是我國民樂界頂級的樂團,其中甚至不乏國寶級的演奏家。盡管二者演出環境不同,演出性質也不完全一樣,但總難消大材小用之嫌。 

        近年來,我國的民樂界,面對困境做了許多努力,但現在似乎有一種定勢,一提到民樂的振興,總習慣于在演出形式上動腦筋。筆者愚鈍,如下問題時常縈繞于心、百思不得其解:數百年來,國內外交響樂團的演出形式并無明顯改變,演奏員一直是西裝革履端坐在舞臺上演奏,而且都把相當數量的古典音樂精品作為保留曲目,常演常新。而我們的民樂一提到振興,便一門心思地向改變演出形式、“適應現代生活節奏”下功夫,如此重形式不重內容的變革,能振興民樂、能向國民奉獻“殿堂級的民族音樂”?

 
六合彩曾道人资料